6场半全场18153期

2018將嚴控光伏發展規模

發布時間:2018/4/25

正如李創軍副司長對光伏扶貧市場的表態“有錢就干,有多少錢干多少事”一樣,無論今年的分布式指標究竟還有多少,對于眾多的分布式光伏企業來說,市場正在深刻改變,粗放發展行不通了,還是把精力放到創新和品質上來吧!

國家能源局李創軍副司長的表態,更像是一次吹風會,或是在提醒市場參與各方及早準備因應策略。

其實,“嚴控”將啟早有跡象,或者也可以說早已啟動。比如,再三公示分布式光伏發電項目管理辦法修訂意見稿;比如,叫停青海領跑者;比如,整肅扶貧市場。

如果一定要為嚴控的啟動標記一個易于被“史記”者們描述的時間節點,則筆者以為,分布式光伏發電項目管理辦法正式頒布之日,或最為合適。

自此,國內光伏應用市場的各細分領域,除戶用項目和無需補貼的項目外,其余包括地面、扶貧、分布式等領域的全部項目的指標分配,均被管理部門收回。

從核準制的“收”,到備案制的“放”,再到指標管控的“收”,一收一放之間,中國光伏產業完成了一個輪回,也開啟了一個時代向另一個時代的迭代。

把李創軍副司長的話引申到十九大精神的背景下來說,這將是一個“行業有序發展、高質量發展的階段”的時代。

但有人認為,這似乎與“讓市場配置資源”的大方向有悖。

其實不然,“讓市場配置資源”的要義,原本就是希望通過市場化的優勝劣汰機制去平衡供需矛盾、促進規范發展。但如果市場失靈,管理出手則勢所必然。

這也正是全行業都在實施去產能的無奈。

就光伏應用來看,眼下的市場的確已有一些“失靈”,這實際上已經不僅僅是補貼缺口問題。這個市場的發展,盡管取得了輝煌的成績,但客觀地說,也確實有些過于“孟浪”。

以拿地面市場為例來說,據業內人士估計,近幾年各地因未批先建、先建先得而未獲并網的地面光伏電站裝機,或在10-20GW規模之間。即使按8元/元估算,這些項目也沉淀了1000多億的投資而血本無歸。

此前有業內媒體人士告訴筆者,時下的光伏行業,“拆”電站正在成為一門很賺錢的生意。而被拆的,就正是那些未獲并網的項目。

這難道還不夠瘋狂嗎?

這樣一個市場,如果再不加以整飭和規范,且不論個別企業生死存亡,恐怕整個行業的可持續發展都將面臨嚴峻考驗。

前一個“寒冬”殷鑒不遠,相信所有與行業相關的人都不愿意再看到那樣的情形。

當然,對于“嚴控”,業內也有諸多擔憂。

如有人就借地產市場調控經驗而問:何謂“從嚴”?能否“從嚴”?

而更多的業內朋友則擔心,一旦今年市場空間收縮太大,或將導致行業再次劇烈震蕩。

就國家能源局“今年擬安排1000萬千瓦規模用于分布式光伏建設”的表態,筆者致電某政策分析人士。他解讀認為,這10GW,或正是今年給出的分布式年度規模管理的全部指標。

他分析認為,在分布式管理辦法頒布前實施的項目,如果已經并網了的,或有可能將“既往不咎”,并了也就并了。但那些在辦法出臺之日尚未并網的項目,則基本上將會被納入年度規模指標之內。

對于納入管理范圍的具體項目類型,他認為可能主要是“全額上網”型項目。但他同時也強調,“政策肯定具有連續性和連貫性,具體項目類型最好以官方正式文件為準。”

據國家能源局4月24日公布的數據,今年一季度全國分布式光伏裝機為768.5萬千瓦。

那么,假設這7.685GW分布式均已并網,且不考慮其中項目類型是否需納入年度規模管理,簡單來看,則今年余下三個季度將只有2.315GW的分布式光伏指標。

但情況可能并沒有這么壞。筆者理解,這7.685GW裝機中,應包括了戶用項目和無需補貼項目。特別是戶用項目,可能占了不小的份額。

也正如李創軍副司長對光伏扶貧市場的表態“有錢就干,有多少錢干多少事”一樣,無論今年的分布式指標究竟還有多少,對于眾多的分布式光伏企業來說,市場正在深刻改變,粗放發展行不通了,還是把精力放到創新和品質上來吧。

后天的早晨,美艷而輝煌。愿光伏諸君,且行,且珍惜。


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fnhrt.com.cn/content/?346.html
分享到:
6场半全场18153期